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枪与道_ 第二百一十四章 无名小路-

时间:2021-07-09 11: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庸手小说枪与道 第二百一十四章 无名小路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手缓缓松开刀柄。

    人已烂泥般滑倒地上,一动不动的滑倒地上。

    杨晴看了这人一眼,就不愿看第二眼,她倒了杯茶,慢慢的品茶。

    这人的胆子实在很小,小得令人置信,她坚信这人一定已被无生活活吓晕倒了。

    胆子小也许正如无生所说,是件好事,至少不用遭受活罪。

    这一点她错了。

    无生的手也松开,那柄百炼金刚的好刀,“叮”的落到地上。

    他向外面招招手。

    外面赫然窜进来两名官差,这两人杨晴见过。

    杨晴深深记得,前面的那人被自己惊吓过,她笑着对他打招呼。

    这人也对杨晴笑了笑。

    他看着无生时,脸色变得很难看,无论是什么人被无生这么盯着,都不会好看到哪去。

    无生看了看地上这人,又看了看他,却没有说话。

    没有说话,前面那官差仿佛已明白无生说的是什么话。

    “小的已看见,这人是被暗器所杀,要害是咽喉。”

    无生点头。

    地上这人已死了?

    杨晴吃惊,她有点不信。

    手中杯子放在,她走了过来,仔仔细细的瞧了瞧。

    这人竟真的死了,一根银针斜斜插在咽喉上,鲜血并未流出一丁点。

    杨晴惊呼,“这是断魂针?”

    无生点点头。

    官差盯着地上这人,这把刀,面无表情,也没有一丝言语。

    他仿佛并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

    无生盯着这官差,“你身手并不坏。”

    这人的身手也许真的并不坏,现在的脸色却已变得并不好。

    “在下小路。”

    无生盯着小路,小路并没有抬起头,依稀盯着地上的尸骨,似已不愿面对无生的眸子。“你叫小路?”

    “是的,我叫小路,默默无名的小路。”

    江湖中有很多人,为了成名,起的外号都很响亮,有点不惜与天齐名,不惜与天同寿,不惜与鬼同眠,为了成名简直不惜一切代价。

    这个人为什么用这个外号?岂非令自己永远不要出名?也许他自己不愿出名,他生怕自己会出名。

    一个人出名,也许会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多多少少会令自己活的不痛快,不洒脱。

    人活着,就是要洒脱、自由点,这才活得很有快意。

    小路显然很懂得这里面的活法。

    杨晴盯着小路的脸,“我看你并不是个默默无名的人。”

    小路勉强挤出笑意,笑的仿佛有点心酸,“我是一个没有用的小路。”

    无生叹息。

    这人并不是没有用的人,也许比烟雄更有用,也许比烟雄更厉害。

    天底下本就有种人,明明自己很有本事,却将自己弄得面目全非、名丑四海、默默无名,也许他们并不是很喜欢成名,因为一旦成名就会有许许多多的麻烦与苦恼,这种麻烦与苦恼是自己避不开的,他们深知自己活着,并不是为了麻烦与苦恼活着,也知道有很多很多的事去追求,也有很多很多的事去等着自己去享受,根本没空去忍受麻烦与苦恼。

    小路也许就是这种人。

    小路将尸骨抱走,对着杨晴笑了笑。

    杨晴苦笑,因为她发现这人很洒脱、很聪明。并不是世俗种那种聪明,而是脱俗的那种聪明。

    一个人活到这样境界的时候,也许就变得随心所欲、随遇而安,即便身遇最恶劣、最残酷的时候,心里依稀处处皆琼楼,时时飘笙歌了。

    杨晴一口将杯中茶喝掉,盯着无生的脸颊,这个永远都不愿改变的脸颊上,是不是已在感慨着什么?

    “小路是不是很有本事?”

    “至少比大路要强很多。”

    杨晴苦笑,大路就是徐大路。

    他们同样是官差,追求却很不同。

    长街上的人影渐渐已稀少,渐渐已绝迹。

    /

    /

    残阳将落未落。

    城西的破庙里神像一尊,蒲团一个,香炉一顶,鲜果数盘,高烛两只......。

    杨晴将两支高烛移到第三层石阶上,忽然扑向无生。

    她实在很惧怕,这时会不会出现什么。

    大地一片寂静,天边那朵白云渐渐变得朦胧而昏暗而神秘。

    天地间本来是别的人,现在已有了。

    这人拿着扫帚,缓缓走向石阶,一层又一层的扫着,扫的很仔细,很缓慢。

    无生不语,盯着、戳着这个人。

    披散着发丝,身着破旧道袍,一双眼睛呆滞而无力,脸颊惨白没有一丝肉色。

    那双手却是抖动着的,握住扫帚握得很用力,仿佛时刻都在用力。

    因为若是不用力,扫帚就会离手而去。

    他仅有四根手指。

    每一只手都都两截手指,两截残破不全的手指。

    他扫着扫着忽然流了一滴口水在石阶上,可是他忽然扑倒,扑倒在地上,将那滴口水擦净,擦得干干净净。

    然后就将扫帚轻轻放下,奔向庙里,双手合十,诚心叩拜,诚心祈求原谅。

    杨晴忽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冷风中寒意并不凶猛。

    这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活的如此辛苦?

    无生石像般挺立,盯着、戳着这人所做的一切。

    里面的人犹在叩拜,犹在惧怕着。

    夜色渐渐已现出,神秘而诡异,更诡异的还是蒲团上那人。

    那人忽然从神像后面抱出一个满载铁钉的铁块,每一根钉子都极为锐利不已。

    只要轻轻触摸一下,一定会生出一个洞洞。

    杨晴已闭上眼,这令她想到衙门里有种酷刑。

    铁板钉。

    逼供犯人的一种刑具,犯人无论是坐在上面,还是趴在上面,都会生不如死。

    这种歹毒的刑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诚心祈求原谅?为什么诚心祈求责罚?

    他将这铁板忽然放到蒲团正前方,自己不停的用脑袋去撞,撞得很用力。

    “原谅我,原谅我,原谅我......。”

    他的声音沙哑、低沉而诡秘,仿佛是巫婆玩命抖着舌尖祭出的咒语。

    无生石像般走了进去,挺立在他边上。

    杨晴闭上眼,握住披风,躲在无生后面,她的手比那人声音抖的更凶狠、猛烈。

    这人仿佛没有觉察到边上有人。

    铁板上血迹已更多,他的脑袋已扭曲、变形,可是他一刻也不愿停下。

    无生忽然盯着、戳着这人,“我原谅你了。”

    这人忽然停下,凝视着无生,凝视着无生手里画卷。

    脸上已飘起了笑意。

    那种笑意竟也是呆滞而无力,没有一丝力道。

    他缓缓爬向无生,爬得很慢,竟也很诚恳,很仔细。

    无生石像般挺立着,石像般不语。

    这人诚心的抱住无生大腿,诚心说着,“谢谢原谅,谢谢原谅......。”

    无生仿佛并没有看到,又仿佛懒得看到。

    外面冷意更浓,夜色已彻底降临大地。

    冷风犹在呼啸。

    杨晴已受不了了,她轻轻触碰一下无生背脊。

    她希望无生能知道自己此时感受。

    无生不语,仿佛并没有感受到什么,这人已忽然倒下,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鲜血犹在飘零。

    却已无法看见,神案上的高烛依稀在那第三层石阶上。

    冷风飘飘。

    杨晴没有睁开眼,仿佛已不敢睁开眼。

    她睁不睁开眼都一样,因为屋里一片漆黑,令人寂寞、发疯的漆黑。

    苍穹一片死黑。

    无星无月无光,没有光明。

    石阶上的高烛犹在燃烧,却没有一丝亮意,显得极为阴森而邪异。

    杨晴只觉得双脚已无法动弹,竟已失去控制。

    无生盯着、戳着那两粒鬼火,那两粒鬼火仿佛也在盯着他。

    天地间仿佛已仅剩那两粒鬼火在摇曳。

    这仿佛是地狱里冤鬼的眸子,欣赏着漆黑的一切,极为萧索而满足。

    眸子已渐渐有了飘动。

    无生没有动,仿佛已在等待着,等待那双眸子欣赏着自己。

    鬼火忽然飘到蒲团上,蒲团已点燃,冷风掠过,蒲团燃烧的更加剧烈。

    每一根火苗扭动的并不剧烈,却显得更鬼魅、奇异。

    杨晴努力睁开眼睛,就看见地上软软躺着一个人,发丝已在燃烧。

    脑袋已彻底扭曲、变形。

    无生缓缓将杨晴拥在怀里,轻抚着她的背脊。

    “你是不是怕了?”

    杨晴点头。

    她不是怕了,而是实在怕死了。

    她已分不清在肚子里跳动的是不是心。

    蒲团渐渐已燃尽,黑暗渐浓,光亮已衰弱。

    冷风掠过,灰烬已飘走。

    地上赫然现出三个字。

    乱葬岗。

    杨晴再也忍受不了了,她轻嘶着,嘴角已有口水。

    无生用力将她抱住,轻烟般飘了出去。

    “你要去乱葬岗?”

    “是的。”

    “是不是......。”

    无生轻抚着她的背脊,她背脊上冷汗已彻底干透,每一根骨节依稀发颤。

    “不用怕,我们不会有事的。”

    杨晴不语,似已无法言语。

    无生将她抱的更紧一点。“乱葬岗并不远,就在不远处。”

    躯体明明已剧痛不已,她脸颊上却偏偏现出笑意,“我不怕,一点也不怕,你要去,我就跟你去。”

    无论他去哪里,她都会跟着,并不会离去。

    天底下最惧怕事也许就是离开他,没有别的,仿佛没有别的能惊住他。

    无生将杨晴抱起,走向乱葬岗。

    乱葬岗这名字并没有叫错,什么都是乱的。

    每一个墓穴几乎都是乱的,仿佛生怕不乱,乱得仿佛想向世人证明着什么。

    有高有矮,有大有小,有的上面很压着一株枯树,上面的枯枝犹在冷风中舞动。

    有的墓穴已几近消失,上面残留着一堆枯叶,依稀可以看到下面那块青白的墓碑,漆黑的文字。

    无生缓缓走近,将那块横躺的墓碑扶起。

    天边漆黑一片,没有光明,甚至连白云也休想生出一丝光亮。

    不远处已有人在嚎哭。

    这里赫然已新添几座墓穴,这是什么人?竟如此不幸?

    无生走了过去,深深叹息。

    这人已转过头,凝视着无生、杨晴,脸颊上泪水犹在,伤感与痛苦并未褪去一分。

    杨晴看了一眼,忍不住惊叫,“小花。”

    小花忽然扑向杨晴,仿佛要将杨晴当成是仇人,不停的撕咬,不停的抓捏。

    “是你害死了他们,是你害死了他们,你是妖怪,你是妖精,......。”

    杨晴的心已谎,已碎。

    她并没有害死他们,一丁点也没有害。

    他们是什么人?难道是长街上那几个卖艺的人?

    杨晴已闭上眼,已放弃抵抗,任由小花去撕咬。

    她默默的已流泪,小花说的没错,自己若没有去打听消息,小花的家人就不会惨遭不信。

    小花也不会独自一人在夜色里孤独、悲哀的痛哭。

    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她将小花紧紧拥在怀里,柔柔的说着,“你要恨我,就咬我,使劲咬,不会有人阻止你。”

    无生走向不远处,取了一截枯木点燃。

    天地间已有了亮光,唯一的一粒亮光。

    撕咬已停止,小花凝视着这粒亮光,眼神痴迷而神秘,神秘如梦游。

    她仿佛已在梦游,嘴角仿佛带着甜甜的笑意。

    杨晴的心绞痛不已。

    她拥抱的更紧,小花仿佛并没有觉察到一丝疼痛。

    无生深深叹息,将她们扶起。

    小花入神的盯着无生手里画卷,眼神更加痴迷而神秘。

    杨晴轻轻松开手,瞧着小花想做点什么。

    就在这时,不远处枯树骤然燃烧起来,火光冲天。

    小花骤然出手,将画卷夺回,拼命奔向火光。

    这实在很突然,小花的出手更突然。

    花已在冷风中燃烧、摇摆、嘶叫,杨晴的心已剧烈悲哀、抽动、绞痛不已。

    杨晴忽然扑向无生,用力拥抱着他,“你为什么不去救她?”

    无生不语,石像般挺立着。

    “她明明不用死的,你可以阻止住的,是不是?”

    无生不语。

    小花渐渐已无力,渐渐伏倒在枯树下,已与枯树下的一切融为一体。

    “你刚刚为什么不出手?”

    她的声音渐渐已无力,哀伤之色没有一丝褪去。

    “好,我来告诉你。”

    无生拉着杨晴,走想那截枯树。

    画卷犹在,并未触及火光,无生忽然伸手一抓,画卷飘到手里。

    杨晴不懂,也不语。

    不远处火焰犹在燃烧,后面每一块青石墓都已闪闪发出亮光。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